欢迎来到河南省钧瓷协会!
行业资讯
电话:0371-55129722
邮箱:hnjunci@163.com
地址:河南省郑州市郑东新区商鼎路56-5号
行业资讯
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 >

重器是钧瓷的荣耀

时间:2017-07-07 10:21 来源:钧瓷网 作者:junci 点击:
    
  1. 新钧中的上品,不可胜数。常有欣赏时的不同感动,也常有购选时难以取舍的困惑,更有品评时极易落套的重复和语拙。

     

    钧瓷是工艺美术。“工艺”二字,似乎难以绕开,但要在技术层面上考证论断,便也无趣起来。如果把钧瓷视作造型艺术,在形、光、色和点、线、面所构成的空间、体积、质量上加以观照,体味它所传达出来的情感、力量、意兴和气势,行文便可通脱起来,给了阅读的畅达和为文的放纵。如同欣赏书法绘画一样,你可能不懂它的笔墨语言,但你可以欣赏高度抽象的线条所构成的书法“有意味的形式”,可以欣赏笔墨的枯湿浓淡所构成的绘画生动的气韵。

     

    640.webp (8).jpg

    2011年,朝鲜前领导人金正日获赠大宋官窑国礼《大成盛鼎》

     

    在我有限的钧瓷阅历中,我不懂得如何在工艺上加以鉴赏,不懂得诸多造型符号的出处和象征意义。只是凭着感觉,看它们是否浑然一体,是否简约大方,是否给人带来美感和舒服、想象与回味。简言之,我看重的是钧瓷造型的整体气韵,是直觉上的通感和触动。这就像陈省身读杜甫的《秋兴八首》,他不像饾饤小儒一样死于章句,而是把《秋兴八首》看作一种非凡的气势,一种使心旌摇荡的雄风。欣赏钧瓷亦然,可以囿于型色,但更应以苍茫之眼观物,以雄阔之心体情。

     

    《国泰鼎》,孔家钧窑制作。第一眼看到它,就觉得它有镇宅之象。及至它入驻到了国家博物馆,我才愈发感到了它的份量。我无法形容它的重压感带给我的那种撼动。它没有那么多耀武扬威的刻画,经典的装饰符号也那么不显山、不露水。浑圆的轮廓显示了驱体的丰满,嵌列的古钉展示了筋骨的强健,龙虎的写意蕴含了属性的威猛。它在简洁中体现端庄,在持重中呈现霸气,在豪迈中不失典雅,在浑雄肃穆中镇邪纳福。简洁的造型之上,通体天青一色,儒雅疏朗,又有一抹红云当空,润泽天下,恰当地表现了天清气朗、海晏河清之象。用它来表达国泰民安的气象和祝福,真是当之无愧矣。那种体面,那种气度,那种雄美,真是国之重宝。

     

    640.webp (9).jpg

    孔家钧窑国礼《国泰鼎》

     

    《华夏钧鼎》,冀德强迎接千禧之年的一个创作。你无法比拟它的造型构思,无法形容它的制作难度。那种铜打铁铸的铮骨,那种斧砍刀削的劲峭,那种悠远苍古的印记,顿使人心生敬畏与浩叹。人说天似穹庐人如寄,风雨相依数千年。它以抽象之法,把天地写在颜色里,把万物刻在造型中,孕育繁衍着人类众生。底座上的黄土地、黄河浪;主体“禾”字形上所饰的麦穗、日月、鸟鱼、牛头等仰韶陶纹,从无始走来,跨越千秋,蕴含了造化的恩赐和天地的好生之德,展示了中原的农耕文明和风情,也展现了人类脚踏实地、顺天应时、生生不息、自强自立的生命历程。它仿佛就是一部人类几千年的生活史和奋斗史。在这个高度浓缩的生存长卷中,在这个鼎定华夏的意象里,作者既表达了对人类过往的礼赞,也表达了对中华民族继往开来的新祈福。它是钧瓷造型的一个艺术雕塑,也是五千年华夏文明史的精神雕塑。读着它,它的沧桑厚重让你惊叹,它的威武豪迈让你仰视。它取材的独到、立意的高远、浑雄的意象,简直难以逾越和复制。

     

    640.webp (10).jpg

    2010年,时任俄罗斯总理普京获赠苗家钧窑国礼《双龙瓶》

     

    《回归瓶》,也叫《豫象送宝》,是钧研所研制的河南省政府献给香港回归时的重器。钧瓷的造型千千万,无非就是“甲由申”。但是哪种瓶体能承担起如此重的份量?你无法想象,也不得不佩服制作者们的慧眼独具和放笔直取。那是“一洗万古凡马空,一超直入绝凡尘”的独到。它带给人的感觉就是顶天立地,雄视天下。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端庄大气,简直就是“一览众山小”的气概,气概大得可以毫不修饰,简约之极,直逼天地之大美;自信大得那么有谱,雍容之至,直以闲庭信步的姿态出现,以开放喜庆的风姿示人。看到它,会让你想起一段历史,记住一个重大事件。那是一个沧桑历史的结束、一个崭新的时代到来的文化符号;看到它,一种“子归母怀”的尊严、泱泱大国的气度、国家强盛的豪迈油然而生,也让钧瓷有幸作为记录重大历史事件的荣耀永远载入史册。

     

    时势造英雄,盛世出重鼎。只有盛世才能产生这样的作品,只有盛世才有钧瓷人的这种豪情。它们是国家强盛的标志,也是当代钧瓷经典之作的杰出代表。当然,精巧秀美的造型也是美的,那是江南水韵,是小桥流水,是风花雪月。但我总觉得它不够份量,缺乏厚重和大气,出入不了大场合。这也许反映了我个人的审美偏好,也可能是拾人牙慧、故作深沉。但写到这里,我似乎觉得已经力不从心,意尽词穷了,我不知道该怎样再描述下去;也似乎理解了过去钧瓷鉴赏中为什么都作群体式的概述,而不做具体单个的分析。因为相类的东西,话说三遍如淡水,颠过来倒过去,无非是线条釉色之类,那是极易落套的。当然,高人的见解是除外的。

     

    640.webp (11).jpg

    2014年,时任泰国上议院议长尼空·瓦拉帕尼获赠炉钧张国礼《凤尊》

     

(责任编辑:协会)